9月危机后,华尔街何去何从?

在高歌猛进了多半年的时间后,9月美国股市的上涨趋势被投资者的焦虑打破。整个9月美股相当疲软,三大股指全部走低。

标普500指数9月下跌4.8%,终结了七个月的连涨,录得1月以来的首个月度下跌,更是2020年3月以来的最差月度表现——那时新冠肺炎疫情引发了股市暴跌。

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9月下跌4.3%,纳斯达克指数下跌5.3%。道指和纳指分别结束两个月和三个月连涨;罗素2000累跌3.05%,悉数回吐8月涨幅。

三季度道指和纳指分别跌1.91%和0.38%,结束连续五个季度累涨,标普累涨0.23%,连涨六个季度;罗素2000累跌4.6%,抹平二季度涨幅。

9月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对经济复苏敏感的零售、工业和能源股领跌大盘,拖累道指本周第二次单日跌超500点。截至9月30日收盘,道指与标普500指数的跌幅都超过了1%。

道琼斯指数跌1.59%,报33843.92点;标普500指数跌1.19%,报4307.54点;纳斯达克指数跌0.44%,报14448.60点。

受原油价格上涨推动,能源板块成为9月迄今标准普尔500指数中表现最好的板块,这是过去30年来仅有的一次。

多位华尔街人士对《财经》记者指出,9月以来美国市场动荡不断加剧,投资者越来越缺乏热情的主要原因是不确定性太大。在此期间十年美债收益率快速升至1.57%,较低点上行约40个基点;美股在最近三周内调整11天,较月内高点回落约4%;美元指数升值1.7%,突破年内高点;黄金下跌5%,接近8月低点。

美国十年期基准国债收益率在美股盘前曾升破1.55%,一度逼近1.56%刷新日高,日内升幅超过3个基点,向日前升破1.56%所创的三个月来盘中高位靠近,但美股开盘后持续回落,午盘一度降至1.52%下方,回吐日内所有升幅转降,到美股收盘时略低于1.52%,日内降不到1个基点。

9月,十年期美债收益率累计升逾20个基点,连升两月,三季度升约6个基点,抹平二季度的部分降幅。

9月30日的抛售有所降温,基准的十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从9月29日的1.540%回落至1.528%。

有业内人士指出,日前两年期国债拍卖的投标倍数从2.649 跌至2.28,这是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以来的最低点,需求的这种突然流失表明市场确实在担心。

美债收益率最近攀升颠覆了一些投资者的观念,他们本来预计收益率会保持低位,科技业龙头股的市值将继续膨胀。

今年初美债收益率上升时,投资者青睐对经济敏感的行业股,今夏这种所谓的复工交易热潮减退,投资者又砸下几十亿美元买入科技业基金。最近,这些扎堆持有科技股的基金不得不重新评估它们押注科技股的操作。

摩根大通一位不具名的经济学家对《财经》记者指出,股市的长期持续上涨让一些投资者迷失,他们把单纯的幸运归结为自己操纵市场的能力,而现在边际保证金债务接近创纪录的1万亿美元,股票期权的交易量超过了股票的每日交易量,受益于股市上涨,美国居民家庭净资产增加并创纪录,并有创纪录的家庭净资产流入股票……,这些都传递出危险的信号。

虽然9月美股惨淡收官,但标普500指数当季仍勉强上涨了0.2%,整体来看,美股也远没到血流成河的境地。虽然经济学家都调低了对美国三季度经济增长的预期,但他们在很大程度上将之归结为传染性强的德尔塔变异毒株肆虐,打乱了9月经济增长的步伐,消费者放缓了外出餐饮、酒店和航空旅行的支出,重返办公岗位和学校重新开放的计划也被打乱。

全美商业经济学家协会(NABE)专家小组近日预测美国全年经济增长率为5.6%,低于其上一次在5月的调查中预测的6.7%。然而,经济学家将2022年的经济增长预测从之前的2.8%提高到了3.5%。

美国过去12个月的消费者价格上涨了4.2%,这是自1991年消费者价格上涨4.5%以来的最大的12个月涨幅。美国商务部8月报告称,消费者支出从6月的1.1%大幅下降。

当地时间9月30日,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发表讲话时表示,目前的高通胀可能会在明年缓解,并且不会妨碍美联储朝着充分就业的目标前进。此前一天鲍威尔提到了美联储稳定物价和实现充分就业这两个目标之间可能发生的冲突,这可能使美联储面临复杂的局面,因为维持宽松货币政策虽然有助于增加就业,但也可能导致通胀恶化。

不过,鲍威尔9月30日换了措辞,表示相信即使美联储不加息,通胀也会下降。鲍威尔称,目前的高通胀是供应链瓶颈导致的,美联储无法控制,但决策者预计明年上半年将会出现缓解,具体取决于供应链瓶颈解决的时间。鲍威尔指出,美国经济距离充分就业还很远,这给了美联储维持低利率的动力。

较低的利率可以促使消费者和企业增加借贷和支出,进而促进就业增长。

另外一些事态缓解的信号也陆续释放。投资者继续关注的美国政府债务违约风险与关门危机有了进展。美国联邦政府本财年于9月30日结束,美国众议院和参议院当天下午投票通过了临时性的拨款措施,使政府有资金运作到12月3日,从而避免政府在午夜关门。

参议院以65票对35票通过了这个措施,随后在众议院以254票对175票获得通过。当晚,拜登总统在白宫签署了该法案,使之成为法律。

花旗集团前全球外汇主管、深数宏观(DeepMacro)联合创始人兼CEO杰弗瑞·杨(Jeffrey Young)对《财经》记者指出,“包括我在内的市场人士都倾向于相信债务上限问题会得到解决,很可能要熬到最后一分钟。不过对投资者而言,其他一些问题要远比债务上限的政治大戏重要得多。”

赞(0)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唐晓苏 » 9月危机后,华尔街何去何从?